首頁   走進果洛   信息公開   公共服務   互動交流  

     首頁 > 政府信息 > 政務要聞 > 果洛要聞

生活不只眼前的草場——青海果洛編織綠色發展之夢
來源:www.guoluonews.com    時間:2021年01月21日    
 

  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境內的草場(9月22日攝)。新華社記者 李占軼 攝

  新華社西寧12月11日電 “牧人跟著牛羊走,牛羊跟著水草走。”這是高原牧人信奉的法則。

  33歲的索索在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瑪多縣的扎陵湖畔長大。從記事起,索索的生活就沒有離開過草原和牛羊。

  “現在草長得和羊腿一樣高,從草原上消失的那些動物又回來了。”索索興奮地告訴記者。

  防治沙漠化面積95.71萬畝,治理黑土灘315.11萬畝,境內黃河、長江流域水質斷面均達到國家標準……這是果洛堅持生態優先、綠色發展理念,探索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轉化的生態成績單。

  生活不只眼前的這片草場——成績單背后,是雪域果洛草原牧民群眾與干部的選擇與堅守,更是要把綠色的夢編織在江源大地上。

  放下牧鞭

  地處三江源腹地,平均海拔4200米以上,雪山巍峨,草原連綿,氣候惡劣,高寒缺氧,這是果洛州的自然條件。果洛州瑪多縣地處黃河源頭,素有“千湖之縣”美譽,平均海拔4200米,是三江源國家公園黃河源園區的核心保育區之一。

  20世紀七八十年代的瑪多人均牲

  畜擁有量較高,然而由于長期放牧超載,草原開始退化,氣候也變得惡劣,連年干旱、狂風大作。當地牧民群眾不得不吞下過度放牧帶來的生態惡果,索索家的牦牛數量減少了一半,經濟收入也隨之降低。

  2016年,三江源國家公園試點開始后,核心保育區內禁牧。索索放下牧鞭,成為一名生態管護員,負責撿拾垃圾、保護草場。一件熒光色背心、一個紅袖章,讓索索從“草原的人”變成“國家的人”。

  這個新身份不僅讓他每月拿到1800元工資,每個月至少20天的巡護,也讓索索對再熟悉不過的草原有了不一樣的理解。

  草原上的草長高了,消失的動物回來了。索索說,牧民的生態保護意識明顯增強,主動減少牲畜量,圍欄封育草場,越來越多的人愿意為綠水青山出一份力。

  索索親身經歷了家鄉因過度放牧致使生態環境受到破壞,也見證著邁入“國家公園”時代后生態環境重獲新生的蛻變。

  和索索有著相同選擇的牧民不在少數。在瑪多縣,生態管護員共有3042名,是當地生態保護的重要力量。

  如今,瑪多縣草地退化趨勢得到遏制,退化草地恢復面積5.16萬公頃,黃河源“千湖奇觀”再現。

  種下綠色

  平均海拔4200米的果洛州達日縣處于國家重點生態功能區和“三江源”自然保護區內,2227萬畝的草場面積占到全縣土地總面積的95%,這片大草原是黃河源頭重要的水源涵養地。

  達日縣是果洛州黑土灘面積占比最高的縣。黑土灘被稱為“草原之癌”,是多種因素共同作用形成的草原災害。

  自成為草原站站長那一刻起,老黨員羅日蓋就狠下決心:“脫掉幾層皮,也要把黑土灘變回綠草原。”

  黑土灘復綠,關鍵在于選擇草籽,合理養護。過去用的草籽主要是垂穗披堿草,種下去幾個月,依舊光禿禿。“跑斷這雙腿,也要找到好草籽。”羅日蓋一種種試、一季季種、一次次測。

  每撒下一粒草籽,都是挑戰黑土灘的戰書。每治理一片黑土灘,都在靠近綠水青山的夢想。

  40年來,羅日蓋走遍了達日縣9鄉1鎮33個行政村的溝溝壑壑,哪座山上住著幾戶人家,哪條溝里有多少黑土灘,誰家的草場需要種草,他心里有一本賬。

  索南昂毛和羅日蓋共事7年,下鄉從不帶地圖,不開導航,“因為羅站長能精準知道每家牧戶住在哪條溝,他是草原上的‘活地圖’”。

  40年來,羅日蓋在達日縣人工種草250多萬畝,探索出治理黑土灘的種草方法。昔日牲畜絕跡的129萬多畝黑土灘,如今變成了牛羊遍地的綠草原。

  “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。我要守在草原上,讓更多黑土灘變成保護生態的綠草原、牧民致富的金草原。”羅日蓋說。

  留下希望

  每當看到家門前一株株倔強生長的牧草,44歲的草原管護員多智就覺得心里既踏實又愜意。

  “草原并非一直這樣美麗,十多年前,我家的草場突然‘生病’了,光禿禿一大片,幾乎寸草不生,牛羊沒有吃的。”多智回憶說。

  多智是達日縣窩賽鄉直卻村的牧民。由于黑土灘擴散導致草場退化,他不得不賣掉家里的牛羊,背井離鄉,靠打零工過活,“誰愿意離開世代生活的草原呀,還不是被逼得沒辦法!”

  為了讓草原恢復,從2019年起,果洛州率先在青海實行“草長制”,建立了草原管護網格化和管護隊伍組織化制度,把草場承包、草原生態保護修復納入管護體系,維護和促進草原生態系統的完整性和功能性,同時花大力氣治理黑土灘。

  多智重新回到治理恢復后水草豐茂的家鄉。“草長制”讓他多了一個身份——草原管護員。這不僅讓多智一家有了穩定收入,而且讓他更有底氣去保護這片賴以生存的家園。

  “以前大家只顧著養更多的牛羊,現在,大家想得更多的是守護家鄉的草場,為明天留下希望。”多智說,草原的“病”好了,他打算適當地多養幾頭牛,一邊放牧一邊保護好家園。

 

体彩20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网